他们是医院里的保安和杂工

2020-01-15 08:51

该院保卫科科长回应称,“这些不是我们的员工”,有的曾经在医院工作过,“正式护工不是这种衣服”,并应付记者说:“可以问问派出所。”该院医务处单处长解释称:“这些都不是编制里的人,会继续查清楚,加强管理。”

医院保安、杂工兼职黄牛,每天一早在医院挂号大厅排队倒号,一个号净赚百元。面对记者的图片及视频证据,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称“不是医院的人”。昨日,看到民声热线节目组的暗访视频,广东省卫生厅党组书记、厅长陈元胜说,“‘不是医院的人’不能推脱全部责任”,医院应在挂号流程设置和严格实名制方面进行改进。

陈元胜说,倒号在广州是个普遍问题,医院管理有漏洞。应加强排队挂号的监管,对可疑人员进行清理、排查。暗访记者表示,他们将这些情况反映到医院的上级主管部门,得到的答复是要求医院自查自纠。

近日,深圳市制定了《医师多点自由执业实施细则》。此方案试图从“多点执业”跨越到“自由执业”,并且打破第一执业地点医疗机构对医师资源的垄断。因此,该细则引起广泛关注。主持人指出,目前社会的共识是,“看病难”“看病贵”的根源,即在政府对医生身份的管控。只要解放医生,就能实现真正的医疗资源市场化流动,医疗服务恢复市场价格,将促进药价正常、合理。

有市民反映,在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里,每天早上都有一群抢号黄牛搬着凳子排队倒号。他们男的是医院保安,女的是医院杂工,一个号起码能赚100元。在昨日“民声热线”一段暗访视频中,记者来到该医院挂号大厅暗访,不少倒号黄牛闻风凑上前推销他们挂到的号。有保安向记者坦承,他们是医院里的保安和杂工,兼职做倒号黄牛。

陈元胜说,“医师多点执业是国家鼓励和提倡的做法,目前正在进行试点。医师多点执业在国外比较普遍,有利于发挥技术人才为患者提供更多服务的作用。”陈元胜称,因为多点执业政策是由国家制定的,省卫生厅的态度比较慎重,正在研究深圳上报的实施细则,还要待向国家卫计委报告后,才能回复深圳。(记者 赵杨)

节目中,有市民来电提出,应该将各个医院的挂号信息进行整合,全省在同一个网络平台挂号。陈元胜表示,这项工作年内将在县级医疗机构进行网络试点,3年内有望在全省实行。

资讯排行

推荐阅读